初登板的感動

 

   2010年的美國職棒大聯盟的熱門話題之一應該是國聯東區華盛頓國民隊的選秀狀元史特拉斯堡(Stephen Strasburg)何時初登板!雖然初登板時的表現好壞不能說明甚麼事,但是當將來有所成就的時候,那就將是不得不記載的場面了。名偵探福爾摩斯初登板的第一本小說『血字的研究』當時雖然沒有暢銷大賣而造成轟動,但是福爾摩斯問華生醫生那一句:「你從阿富汗來?」則可謂石破天驚,膾炙人口!而2010年六月台灣則同時出版了日本古典本格兩大名偵探的初登板作品,明智小五郎的『D坂殺人事件』和金田一耕助的『本陣殺人事件』,說是巧合卻也不為過。而初登板的兩人,在外型上實在有極驚人的相似,同樣一頭鳥巢般的亂髮,削瘦的身材穿上棉布和服,興奮時猛抓頭髮!幸好,後來明智小五郎西洋紳士化了,否則就很難區分這兩人了。

    其中,金田一耕助的『本陣殺人事件』的意義更是不同。當年二次世界大戰時,被日本軍國主義政府所打壓的所謂「敵國文學」---偵探小說,在戰後得以復興的契機之一,正是橫溝正史創作了金田一耕助的『本陣殺人事件』!由於這本書出版造成了讀者之間的轟動,就此揭開了古典浪漫本格偵探小說的創作風潮。不妨這麼說,讓戰前戰後日本偵探小說做一清楚切割的分水嶺,正是這一本金田一耕助初登板的『本陣殺人事件』!

    『本陣殺人事件』在偵探推理小說中是所謂「密室詭計」,在橫溝正史精心的設計之下,把這詭計發揮的淋漓盡致,讀者要能成功解謎的機會真的不大;在加上發生在日式古老旅館的故事鋪陳,那種華麗的詭譎恐怖氣氛足以讓後來的鬼怪電影相形見絀了。當然以如今的眼光,所謂3D特效已經氾濫成災,『本陣殺人事件』可給于讀者的刺激又在何處呢?閱讀的趣味就在於進入作者設定的場景之中,因此讀者也應該是書中所設定的年代去享受。否則,『三國演義』中的關羽、張飛這些「一騎當千」的所謂的萬人敵,在現代化槍械面前豈非不值一提了?

   常常有很多讀者會質疑,在現代資訊近乎爆炸的時代,這些所謂「古典本格」的偵探推理小說是否有一再出版與閱讀的必要呢?其實這是一種錯誤的觀念,姑且不論其必要性與否,像是臉譜出版社出版仁木悅子的『只有貓知道』,如果不告訴讀者,一般的讀者絕對不會想到這是1957年的作品;因為它的閱讀愉快度是不遜於任何一本新書的,而這類的經典永遠不會過了賞味期限。如果把推理小說視為一門學科來討論,這些古典本格的偵探推理小說就如同物理學中的『牛頓三大運動定律』或醫學中的『解剖學』或『生理學』,或許會因時間而有所修正卻絕不會被廢棄的學問。套句現代用語,對我這偵探推理小說迷而言,我還真的被福爾摩斯那句「你從阿富汗來?」雷到了!

 

創作者介紹

我的杜鵑窩

chen9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