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一篇意外檢回來的文章,感謝藍霄兄.

老鳥的主張──對本土新生代的看法/杜鵑窩人


  在台灣看偵探推理小說的讀者中,我已是老鳥或可稱做是老賊了。近來雖有許多可觀的新手作家,但仍有可議之處,讓老鳥來說說他的期待吧。在作家中,大部分的人都是由讀者中而來,在「有為者亦若是」的心態下大膽下海的。能像愛倫.坡這種開創者,可謂絕跡。那我對新生代有什麼看法呢?


   首先,要建立自己的風格。現今的作家都是站在前人打下之根基上,受前人的影響之大自不在話下。但一個作家雖說是模仿起家,若不能建立自己的風格,豈不成 了別人的影子?像《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雖然精彩,但作品中有太多前人的影子,讓人倒盡胃口。風格是一個很抽象的東西,但你看到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作品絕不 會和約瑟芬.鐵伊搞混,可說是必然的。像余心樂的作品可以完全看出其紮實的文風;而葉桑的浪漫的華麗氣氛更是代表他的文如其人。而如藍霄的本格幽默校園氣 息,一直是他的作品的特色。所以,一個初入門的新手就該努力建立其個人的風格,讓讀者一看到你的作品就知道是你,也才能留下深刻的印象。不然你的作品一 出,卻讓人說好像是某個前輩作家,那將情何以堪呢?可是,建立風格又要擺脫別人的影子是很嚴苛的挑戰;但是,若這一步跨不出去,則成為一個作家勢將成為空談了。

  其次,要不落入窠臼,力求鋪陳變化。作家最怕依樣畫葫蘆,有太多的作家千篇一律在套用相同的模式在創作,猶如一窟死水,令人不舒服。例如,赤川次郎的作品,你會看到相同模式的詭計、情節、佈局乃至笑料在不同主角下演出,這樣的多產,不如不產。當然,既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又要跳出前人的陰影,這不是容易的事。但若能力求變化,則將能化解此一兩難之局。橫溝正史的作品有時難免有西洋作品的影子,但他將詭計消化後再創新,這不是模仿,更非抄襲,是其個人功 力的表現,若非才氣縱橫者,實難如此。范.達因的《主教謀殺案》中的依童謠殺人,後來至少有阿嘉莎‧克莉絲蒂的《童謠凶殺案》及《黑麥奇案》和橫溝正史的 《惡魔的手毬歌》及《獄門島》學過;但《童謠凶殺案》及《獄門島》的評價皆不在《主教謀殺案》之下。所以一個作家要力求創新變化,並不是每一篇作品都得能 人所不能,而是要能讓讀者能被作者哄得欣然地認同作者的功夫表現。試想,柯南.道爾的〈斑繩奇案〉、〈波宮醜聞〉及〈跳舞的娃娃〉這三篇福爾摩斯探案難道 沒有艾德嘉.愛倫坡的〈莫爾格街謀殺案〉、〈失竊的信〉及〈金甲蟲〉的影子?但那又如何?這三篇卻都可在福爾摩斯的探案中列入十大排行。有了這樣的體認, 才不會有創作者以受到前人限制為籍口而逃掉,甚至夭折於此。

  在達成此前二境界後就要努力地自成一家。每一個偵探推理作家並不能也不容易每本作品都成為傑作,但成名的作家一定有其代表作。提到島田莊司,我們自然 會想到《占星術殺人事件》(占星惹禍)、《奇想動天》(異想天開)及《斜屋犯罪》;提到松本清張,就不能跳過《點與線》或《砂之器》。約瑟芬.鐵伊的《時 間的女兒》也足以讓她在推理小說史上留名了。雖然,艾德嘉.愛倫坡的〈莫爾格街謀殺案〉、〈瑪莉.羅傑之謎〉、〈汝即真兇〉、〈金甲蟲〉及〈被偷的信〉這 五篇作品已經成了後世的典範,但是阿嘉莎.克莉絲蒂仍能寫出《艾克洛德謀殺案》這種作品超越這五篇的範圍。所以縱使不能超越前賢,也要寫出令人難忘的代表 作。我們目前不奢望台灣能有這種福氣出現類似《艾克洛德謀殺案》的作品,但後起者不該只是「有為者亦若是」而已,台灣的作家更該有「彼可以取而代之」的氣概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90809 的頭像
chen90809

我的杜鵑窩

chen9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