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唐易老 李廣難封

 

   看完了哲儀的新書《人偶輓歌》有一點欣喜也有一點悵然!欣喜是因為十年前就已經看過的稿子,在歷經時間的折磨後,終於得以出版;悵然的則是,這本台灣罕見的心理驚悚作品和它的作者一樣,如水鏡先生所言:「臥龍逢其主,不逢其時,惜哉」!

哲儀從《血紅色的情書》開始,到《詛咒的哨所》的各個短篇以降,他就以他的大學所修習的專業:心理學,就一直把小說驚悚的氣氛控制得很好,其實在氣氛的控制上和翻譯的歐美或日本驚悚推理小說都相去不遠,甚至還是一般的水準之上。驚悚小說其實不好寫,因為驚悚不是利用鬼怪或喪屍去嚇讀者,那樣就成了恐怖小說了;而驚悚小說則是用文字構成了心理暗示挑起讀者潛意識裡的陰影,如怕黑、幽閉恐懼等等情緒而認同作者的操縱。驚悚小說的意外性更是整本小說的重點,作者必須用意外性來完成驚悚的成分,稍一不慎就是砸鍋的結果了。所以,在十多年前我剛接觸哲儀的作品時,心裏的感覺是:「老弟,你也來的太早了吧」!當時,台灣剛跟著日本從社會派推理,旅情推理而跳到新本格時代,台灣要看到驚悚小說還真的不容易。當時,只有康乃爾.伍立奇為推理迷所知,還要資深推理迷有在看歐美推理小說的人才行。哲儀的作品要引起共鳴當然有些難度,而我也超期待他能寫出我心目中的最佳驚悚小說《特餐》。那時我就看過《人偶輓歌》的初稿了。而今天的作品是在當時的初稿上衍生出來,優點依然是哲儀的氣氛掌控,《人偶輓歌》在驚悚小說的本質恰到好處,還是中文推理少見的創作模式。

但是《人偶輓歌》的缺點卻被時間放大了不少!首先,笑點沒有與時俱進,『泛亞電信』那對老鳥與菜鳥還有多少人記得?其次,台灣推理作家的老毛病還是發生了,為了字數限制,許多情節的鋪陳,故事的刻畫都因此而節省下來,意猶未盡更是讓人悵然。最後,則是人物的描寫稍嫌單薄,而且有些人物到最後沒有好好利用,太可惜了。

    《人偶輓歌》應該是生不逢時,所以有些先天不良,後天失調,但是基本上還是很難得驚悚推理小說,值得一看。我倒是期待哲儀可以破繭而出,再有一部新作可以與時俱進,讓大家欣賞到台灣驚悚推理的佳作!   

創作者介紹

我的杜鵑窩

chen9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