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由於涉入推理小說界較深,個人和出版社的編輯與作家或多或少都有較深的接觸。曾有編輯對我說,出版翻譯作品時編輯的責任較少,反之出版本土創作的時候編輯個人的責任就大了。理由很簡單,因為會被注意到而引進的外國翻譯作品基本上不是暢銷書就是文學獎的得獎作,再不然也是名作家的作品,賣的不好,至少可以用『國情不同,讀者不易接受』當個卸責的理由;本土作家如果沒有甚麼光環加持,又賣不好,那編輯只能自己扛責任,承認說是自己眼光不佳了。編輯是領老闆的薪水的,一旦失誤過多,出版界可沒有小聯盟讓你去養傷,而是像中華職棒的洋將,直接請你走路。所以,編輯對於推出本土推理戰戰兢兢也不是沒理由的。我也曾經聽過出版社的編輯抱怨,有一個有志於創作推理小說的推理同好向他自我推薦,結果每次編輯向他問稿件寫得怎麼樣,結果永遠只有開頭那三千多字,還改了在改,不知道有沒有完稿的一天!這位編輯和那位作者還是熟朋友,連熟朋友都可能開天窗,又怎麼怪出版社編輯不給本土的推理作家一個嚐試的機會呢?而據說這種情形還不只是發生在一位創作者身上,也不只是僅僅一位編輯遇見相當類似的情形了。

長時間以來,我一直和一些本土的推理創作者相識,最常聽到的抱怨是為甚麼出版社對本土推理創作一點都不肯投資,也沒啥沒興趣呢?其實,雖然說是『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但真的有那麼多千里馬嗎?作家應該是先持續創作不輟,且能夠和文友與編輯多多交流,一再修正自己作品的缺點才是。否則,自己沒有先做好準備,一旦機會來臨也只能眼睜睜地看它溜過去,不是嗎?不應該苛責出版社和編輯,他們也是要求生存的。其實出版社編輯們需要的不是去了解或懂太多類別的推理小說,否則評論家們吃甚麼?其真正需要的反而是懂得現今市場的風向球和迅速判斷出一本書是不是會受讀者喜愛的眼光罷了。那麼有心創作推理小說的創作者和MWT的作家會員們,你們是不是真的有那個能力寫出讓讀者心甘情願掏錢購買的作品?你們是不是有那個能力寫出讓讀者滿意、出版社賺錢和編輯得意這種『三贏』的作品?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洋基球團只能容忍讓有實績紀錄的王建民連爆三場,那沒有實績的作家又怎能有機會在市場上練功夫,以便藉此來修正自己的缺點呢?加油吧,我的朋友和同好們!

 

 

chen9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世界各國,以『crime』為分類的小說應該是大眾小說的主流,唯獨在台灣並非如此。有些出版社甚至企圖湮沒大眾小說和推理此一類型小說之間的界線。這樣看似可以吸引更多的讀者,實則不然,反而會讓原來的推理小說讀者不知道這本小說,而不喜歡推理的讀者上了一次當後,也可能將此出版社的其他作品列為拒絕往來戶了。而有些書,甚至作者本身在後記中都已經承認自己寫的是歷史推理小說,出版社卻故意指稱其為歷史小說,似乎害怕和推理牽扯上任何一點關係,可見推理小說在台灣的地位也不是太受歡迎!否則攀龍附鳳都來不及,又豈會不敢承認?台灣的推理迷基本上還不算太少,而可以接受推理的讀者應該會更多,其實台灣讀者並不會排斥需要推理的作品,否則遠的如「達文西密碼」,近的如「失控的邏輯課」應該都不容易賣的好。其實也應該說讀者並不排斥任何類型作品,要求的只是一個精采的故事可以娛樂自己,但是出版社也不應該以賣新年『福袋』的方式來推銷旗下的出版品吧!出版社要如何定位自己的作品是他們自己的事,但是面對讀者就不應該打迷糊仗,畢竟讀者是要花錢的消費者,沒有理由也不應該被模糊焦點的書所騙了吧!

出版社不想碰推理這一塊的另一個原因是編輯本身對於推理不太熟。過去幾年雖然台灣推理翻譯書充斥,但是卻可以從許多書的簡介、書腰介紹乃至封面封底的描述都常常有些不應該的錯誤,這個應該是編輯不熟悉這本書的背景而硬撐之故。但是這不能苛責編輯,因為台灣的編輯常常一人負責多方面的書籍,甚至新入行的編輯也不一定有受到良好的編輯技術訓練,更不用說對於某一類書籍特別精通了。我們不敢奢求編輯能夠特別懂推理,但是編輯至少要不排斥推理,更用心去處理推理小說;如今網路力量無遠弗屆,要找到協助的力量應該不難。出版社既然養成編輯也需要培養讀者,那就應該多多增加互動的關係;不應該只想將出版社自己選的書一股腦地塞給讀者,傾聽讀者的聲音,對於編輯乃至本土推理作家其實都是很重要的事吧。

 

 

chen9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起來,台灣本土推理作家最大的困境一直有二:第一,自從台灣『推理』雜誌和『野葡萄』停刊之後,本土推理創作可以說發表的園地幾乎已經沒有了,最多則是只能在網路上發表,而要真正能夠得到讀者的反應後再來修正自己的作品,真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第二,大環境不佳,出版社沒有任何投資概念,只有獲利目標,雖然資本主義社會中這種想法是無可非議,但是出版社有了這種『不論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的念頭,作家縱使過得了編輯這一關,也幾乎只有一次嘗試的機會,一旦銷售不如人意,要出下一本書就遙遙無期了;而這種悲哀不只出現在本土作家身上,翻譯作品亦難逃這命運,臉譜出版社的『007』系列就是最好的例子。在這種困境下,本土推理作家的創作自然是舉步維艱的,更不用說甚麼胸懷大志了!

約莫十年前的一個冬夜,我和藍霄、既晴和冷言與南下的凌徹共五個人在高雄一家現在已經不存在的24小時餐廳裏秉燭夜談。記得當時先是談到二階堂黎人的世界最長篇的推理小說:「恐怖的人狼城」,感嘆台灣當時推理小說出版的漸漸沒落,不知道是否有機會看到這本小說;那時候絕對沒想到小知堂文化後來竟然會把這本書出版!接著,我就問了四位有心要創作推理小說的未來作家,他們的希望和願景是甚麼,沒想到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是想寫出一本類似「恐怖的人狼城」那種讓人難忘的本土推理小說經典作品!當時我自然對於他們的志氣非常佩服,卻也感覺有一點不對勁,卻說不出所以然來。後來在聚會快結束的時候,我才知道哪裡不對!

因為經典並不是要寫就可以寫出來的!文學作品本身之所以能夠成為公認的經典,那部作品很少是作者一心想寫就可以完成的。反而是作者用心創作完成後,經過時間的巨流如大浪淘沙般地考驗後才能夠資格地成為經典的。像孕育了無數後世的文學博士的「紅樓夢」與「莎士比亞作品」,在當時的時空下,前者只是作者滿紙荒唐言的尋常愛情章回小說,後者則是演出賣票的戲劇其地位與現今之連續劇相彷彿罷了!而柯南道爾如果事先知道他的名聲之所以流傳至今都是因為福爾摩斯作品集,想當初就不會把他推下瀑布去謀殺他了。如果沒有贏得一代又一代的讀者欣賞,並且經得起光陰無情的考驗,暢銷書是不可能一躍而成為經典的,不是嗎?台灣的推理小說作家如果真的要爭千秋地使作品成為經典,可能要先讓自己可先爭一時地讓自己作品受歡迎吧!

 

 

chen9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常常看到許多推理迷上各個出版社的網站,很努力去建議出版社應該要出甚麼書,真的很欣慰推理迷的熱心,但是個人卻也有些無言.因為出版社是將本求利的營利事業,怎麼有可能因為推理迷<好傻好天真>的熱情要求,就會應讀者的請求讓讀者看的<好爽好舒服>?唯有讀者踴躍購買衝高銷售量,讓出版社認為有利可圖,如此才會有後續的出版可能.這個道理不只是運用在翻譯作品,本土推理作品更是需要如此的結果.因此,不論作者和讀者務必要記得,想要讓出版社出你想看的書,只有讓出版社感覺物有所值才可能達到這個目的.並不是出版社太市儈,畢竟出版社不是慈善事業,不可能做賠本生意的.臉譜出版社的主編冬陽說過一句名言:<出版社很辛苦,要養兩群人,一群是工作人員,一群是讀者>.因此.如何在兩者中間求得最大利益,正是出版社的生存之道.如果叫好不叫座的書出太多,那麼那間出版社只會在倒閉時獲得一連串的嘆息而已!

     因此,本土推理小說作者應該設定的方向就是寫出讓大眾小說讀者滿意的作品,當然有人會說這樣可能太過迎合大眾也太沒有原則性,但是試想要讓編輯冒著丟掉飯碗的風險推薦你,要讓出版社擔著賠錢的可能投資在你身上,要讓讀者掏出辛苦工作所得來買你的書又怎麼能不迎合他們呢?畢竟,資本主義社會中顧客永遠是對的. 如果推理小說作者要堅持原則,要孤芳自賞,那不就是把推理小說這大眾文學,搞成了純文學了嗎?以前年少輕狂常常認為赤川次郎的作品推理性薄弱,後來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無知.因為推理性薄弱卻故事輕快流暢正是赤川次郎的生存之道,不是嗎?

    Heero在他的文章提到,本屆台灣推理作家徵文獎的作品雖然頗獲推理迷好評,但是他的軍中兄弟卻不太認同.這是一個警訊,是台灣推理協會徵文獎評審的警訊,也是推理小說創作者的警訊.看來,推廣推理閱讀,建立創作典範這兩個目標,MWT還沒有作的很好.而本土的推理小說作者應該還有一條崎嶇的路要走!


chen9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看到Heero的<台灣推理小說要如何九把刀>,我個人有一些同意也有一些不同意.

   同意的部分,正如我向MWT會員們一再講的話,推理小說需要的的讀者不僅限於推理迷,更要擴及於閱讀小說的大眾讀者,如果一般讀者看不懂或讀不下去,那這本小說是失敗的.台灣的推理小說最怕的就是推理迷叫好,一般讀者不捧場,不叫座.如果是這樣,下場不會比所謂的<新浪潮電影>好到哪裡去.台灣的推理小說應該像<海角七號>一樣,植根於本土,加上一個好的故事讓觀眾產生共鳴.有時候,在台灣的推理小說迷反而會害了推理作家,因為他個人看過的名著不少,若用同樣的標準去要求本土作家,那本土作家是永遠很難出頭的.總不能要台灣職棒的投手水準比照MLB或NPB吧.不會走先學飛是不可行的.

  不同意的部分則是九把刀只有一個,赤川次郎也只有一個,可以學習,但是很難複製,他們就像王建民和林志玲一樣,有著自己很難模仿複製的特質.不一樣特質的人模仿也大有可能<畫虎不成反類犬>,別說推理小說界,大眾小說作家應該也有許多人向九把刀看齊,但是成功的又有幾何?我想保持自己的創作風格,卻同時能夠讓一般讀者接受是非常重要的.說一個好的故事感動讀者,比用一個詭計去難倒推理迷進而嚇跑讀者應該是本土推理小說家更重要的課題.

  推理小說作家不能像一般作家只顧寫好故事就成,就像倪匡說的要兜的起來,這一點增加了創作的困難度.而成名作家九把刀當然是很好的學習對象,但是就向張無忌向張三丰學太極劍招一樣,應該只記劍意不記劍招才是.


chen908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